疑因學習壓力大12歲兒子墮樓亡 經濟學家宋清輝冀雙減政策能落實

11月23日,內地知名經濟學家宋清輝的兒子墮樓身亡。
《開屏新聞》報道,宋清輝昨日(29日)證實兒子不幸離世的消息。他認為,過重的作業負擔、學校頻繁的考試及「唯分數論」、對孩子心理輔導不及時、流於形式都是導致兒子高空墮亡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深圳龍崗區教育區工作人員稱,相關部門已介入調查,對於宋清輝提出的疑問,在與家屬協商解決此事時已作出回應。


考試前,宋昊然將所有教科書帶回家。(微博@經濟學家宋清輝)


小學時,宋昊然曾在白色短袖衫上畫畫。(微博@經濟學家宋清輝)

11月23日,正就讀中一的宋昊然如往常一樣,需要在早上5時55分起床,以便能在7時10分前趕到學校。與以往不同的是,當日因家中沒有做早餐的食材,宋清輝囑咐兒子上學前去外面吃早餐,宋昊然回應「好」後便出門。由於當日有工作要趕,宋清輝沒有像往常一樣開車送兒子。

然而,宋昊然出門約15分鐘後,被人發現從位於深圳龍崗區五聯社區的一個小區17樓墮下身亡。宋清輝憶述,當時他四處瘋狂尋找,最後見到兒子倒臥在2樓一個封閉的陽台上,他用盡全身力量一把拉散安裝在窗戶上的防護欄,跳入陽台,「那天早上很冷,他一個人靜靜地躺在那裏,顯得很孤單,腦邊一灘鮮血。我一邊不停地為他做人工呼吸,一邊撥打120、110和我家人的電話,等他們趕到的時候,我摸到兒子的手已經涼了」。

據了解,宋昊然在母親的引導下,從小就對畫畫十分感興趣,一直筆勤不輟,只要有紙都會取出自己隨身攜帶的畫筆低頭認真畫畫。宋清輝稱,兒子離世前幾天曾向他透露有一張大畫尚有1個月就可以完工,又因為將要進行體育考試,讓母親烹調食物以補充能量和增加營養,「孩子出事的同月,學校曾對學生的心理健康狀況進行測評,學校的老師告訴他媽媽,孩子心理健康,沒有問題」。


宋昊然從小就對畫畫十分感興趣。(微博@經濟學家宋清輝)


宋昊然的作品。(微博@經濟學家宋清輝)


宋昊然的作品。(微博@經濟學家宋清輝)

宋清輝:學校也有責任

宋清輝表示,兒子剛上初中的兩個月內,每天都要做功課至深夜,甚至有不少是當晚做不完,第二天上學前補做的情況。同時,兒子的課業負擔正以一種更加隱蔽的形式出現,各種打卡軟件、作業群、家長群、家委群等比之前更多,有些還收取不菲的額外費用,「一個背英語單詞的打卡軟件700元,有時候體育課後作業也要打卡」。

除了沉重的作業負擔,學校頻繁的考試也是把宋昊然逼上絕境的原因之一。宋清輝憶述,兒子墮樓前3天,期中考試成績出爐,令成績不太理想的宋昊然有些沮喪;出事前一天,宋昊然因作業做不好被老師通報批評,回家後鬱鬱寡歡,更對自己最喜歡的畫畫失去興趣,「我兒子很喜歡畫畫,每當他心情不好的時候,他都去翻看他最喜歡的《梵高手稿》。因為看的次數太多,書籍幾乎都翻散架了」。

事後,宋清輝曾質疑學校是否有引導孩子正確地去看待考試成績,校方曾回覆稱期中考試出成績日,學校有為孩子上心理輔導課,安撫他們考試後的心情,「我後面去查孩子班級的課程表,發現學校根本沒有這個心理課程。在我們質問之下,他們說純屬巧合」。


宋昊然此前使用的背英語單詞打卡軟件。(微博@經濟學家宋清輝)

教育局介入調查

宋清輝表示,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、新生派出所、龍崗區街道辦、龍崗區婦聯等政府相關部門,都及時給予了幫扶,只有屬於學校主管部門的深圳市龍崗區教育局一直迴避,試圖推卸所有責任。

對此,龍崗區教育局工作人員稱,相關部門已介入調查,對於家長提出的疑問,在與家屬協商解決此事時已作出回應,同時基於對未成年人的保護,暫不方便接受採訪。

宋清輝認為,兒子離世為他帶來多方面反思。他表示,「雙減」是中央為學生量身定制的一份減輕學生作業負擔、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的重磅級政策,其意義重大,影響深遠。一方面有助於提高中國整體教育質量,落實立德樹人的教育重任,另外一方面則真正有助於減輕學生的作業負擔,扭轉唯分數和升學率的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,讓學生們有時間能夠在自己的興趣和特長領域探索,使學生德智體美勞全方面發展,而不是除了學習,其他的事情都認為無關緊要。

宋清輝還稱,總體來看,各地對於「雙減」政策執行落實情況良好,但仍有一些地方出現落實不到位、監管不到位,學生的作業負擔反而比「雙減」之前更重的現象,此舉顯然與中央「雙減」政策的精神背道而馳,「希望我兒子的離開,讓我們全社會都能夠從失去當中得到一絲反思的力量,我也希望用這種方式祭奠他的告別」。

You May Also Like

Comment

Khu Đô Thị Hưng Hoà TNR Đồng Vă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