施政報告│疫下收入減半 4口蝸劏房 單親爸絕境呼求:無人幫我哋

房屋供求失衡嚴峻,明日(6日)發表的《施政報告》,對告別劏房及助弱勢上樓有何政策,備受關注。與兩名女兒蝸居百呎劏房的單親爸爸,疫下開工不足,收入減半,加上要照顧內地來港老父,4人睡在一張組合床上下格,「距離」近了,矛盾卻擴大,只有靠信用卡借貸維持一家生計,一家之主也感絕望:「唔知點算好,感覺無人幫我哋,希望政府可以多啲幫助我哋呢啲單親家庭。」


陳先生2018年家庭團聚來港,無奈發現妻子變心,二人離婚後只有自己一人照料兩個女兒。(梁鵬威攝)

做單親家庭爸爸角色本就不易,做基層單親家庭爸爸更難。陳先生2018年透過家庭團聚政策來港,無奈後來與妻子分開,離婚後只有他一人照料兩個女兒,大女11歲,細女6歲。

原本在地盤上負責吊船工作,雖然危險但一個月兩萬多的收入仍能支撐整個家庭。好景不常,今年5月,工頭告訴陳生地盤完工後就沒有新工程,他或要另尋出路。那一刻,他心裡想到兩個女兒,瞬間頭腦空白:「唔知點算好。」


一家人住在100呎不到的劏房內,四個人需要睡在兩層的組合床上,十分不便。(梁鵬威攝)


一家人住在100呎不到的劏房內,四個人需要睡在兩層的組合床上,十分不便。(梁鵬威攝)


一家人住在100呎不到的劏房內,四個人需要睡在兩層的組合床上,十分不便。(梁鵬威攝)

女兒中秋想吃螃蟹 街市徘徊許久才咬緊牙關買兩隻
幾經波折,他找到地盤鋪地板磚工作,但工作量大減,一個月僅有10多日工作,收入最低試過只有6000元,市道稍好也只有1萬多。然而劏房的租金水電加起來,已經5000多元,中秋節細女提出想吃螃蟹,他在街市徘徊許久,才咬緊牙關買了兩隻給她們解饞。陳生說,最擔心是兩個女兒的教育問題,尤其是自己供不起她們佢補習,或是參加興趣班。

好想同個女講對唔住,爸爸無錢買畀你,生活都困難,你忍一忍,等爸爸有嘢做,買多啲玩具畀你。
單親爸爸陳先生
手頭拮据時,作為父親感覺自己無能,有時女兒想要一些玩具,自己都囊中羞澀,「好想同個女講,對唔住,爸爸無錢買俾你,生活都好困難,你忍一忍,等爸爸有嘢做,買多啲玩具俾你。」


一家人住在100呎不到的劏房內,四個人需要睡在兩層的組合床上,十分不便。(梁鵬威攝)


一家人住在100呎不到的劏房內,四個人需要睡在兩層的組合床上,十分不便。(梁鵬威攝)

因為妻子離去,自己又需在外工作,只好讓老父從內地來港代為照料兩女。父親血壓高,身體不好,因持「雙程證」,只能在私家醫院就診,一次就要600元。

去年開始輪候公屋:唔知幾時有
老父來港後,四口子就這樣在一張組合雙人床上睡了兩年多,這樣的安排越來越顯得侷促。疫情期間兩個女兒都需要上網課,這時陳生和父親從早到晚都只能留在50呎的客廳裡,雖然去年開始輪候公屋,但陳坦言:「都唔知幾時有。」

透過信用卡借貸 冀政府提供援助金
開工不足入不敷支,陳生非常希望政府能夠提供援助金,但年初政府僅僅推出了失業貸款,而自己因為仍有工返,不夠資格申請。手頭拮据的他只好透過信用卡借貸3萬多元,每個月1000元這樣慢慢還債。

對於明日的《施政報告》,他期望也不太多,只希望政府可以多些關注單親基層家庭,尤其是基層兒童教育方面,可以給多一些資源:「我哋好多時唔知點算好,感覺無人幫我哋,希望政府可以多啲幫助我哋呢啲單親家庭。」

You May Also Like

Comment

Khu Đô Thị Hưng Hoà TNR Đồng Văn